银行会不会玩花招

经国务院批准,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7月20日起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具体内容为:取消金融机构贷款利率0.7倍的下限,由金融机构根据商业原则自主确定贷款利率水平。取消票据贴现利率管制,改变贴现利率在再贴现利率基础上加点确定的方式,由金融机构自主确定。对农村信用社贷款利率不再设立上限。为继续严格执行差别化的住房信贷政策,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个人住房贷款利率浮动区间暂不作调整。  此项政策一出,立刻成为纺织服装行业企业广泛关注的热点。  在河南省服装行业协会、河南国际商会服装商会执行会长李刚看来,央行放开贷款利率,这对有1万余家服装企业、1400多家纺织企业的河南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这对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盘活社会存量资金大有好处。接下来,大家都非常关注各商业银行会具体出台哪些相应政策。  中国东方丝绸市场协会副秘书长沈莹宝则认为,中小企业当前的发展门槛之一是资金。贷款控制放开后,相信金融机构对中小型企业的贷款会有所放松,不会都投放到央企,对中小型企业来说是利好。但企业也有担心,放开之后贷款利率会涨到多少,希望比中小贷款公司的融资利率要低一些。  在采访中,认为放开贷款利率对企业不会产生很大影响的看法也不少。  温州服装商会会长郑晨爱说:“只放开贷款利率不放开存款利率,我们担心银行在操作中不会有实际的效果。象征意义重于实际,对企业不会产生很大作用,但是这释放出中央政府利用金融资本对实体经济给予支持的积极信号。作为拥有2000多家服装企业的温州,融资难、融资贵是影响每一家企业发展和转型升级的制约门槛。”  持同样观点的还有山东省纺织工业协会会长夏志林。他认为,银行将纺织服装划为审慎支持行业,虽然放开贷款利率,但是银行在资金状况紧张的背景下,不会放低对纺织行业的贷款门槛。他建议国家应出台对纺织等民生行业的补贴政策,这样既能降低银行对纺织行业的贷款风险,同时也能激发银行贷款的积极性,有利于优化金融资源配置,更好地发挥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作用,更有力地支持纺织行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  纺织企业的感受则更为深刻。绍兴新三江印染有限公司总经理郑永灿告诉记者:“银行下浮贷款利率对纺织中小微企业而言‘看得见够不着’,只有大型的央企才能从银行拿到基准利率下浮的贷款,这只会进一步降低大型企业的融资成本,导致企业好的更好,不好的更不好。目前纺织企业面临的困境是当劳动力和原料成本高、国际市场不景气、环保压力大等多重因素集中到一起后,导致企业赚不到钱,这不是靠银行降低贷款利率、减少一些税收就能解决的问题。”  针对此问题,银行业内人士分析,全面放开贷款利率管制是件好事,短期看对中小企业的融资影响是中性的,但从长期来看,是个利好消息。大企业的贷款需求逐渐降低,越来越多的银行在增加给小微企业贷款,资金的供给增加了,小微企业获得贷款的机会增加,成本也会降下来。

放开贷款利率下限,从表面看,可以降低贷款企业的负担。但是,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有多少企业能够得到银行下浮利率的优惠,得到利率下浮优惠的又都是些什么企业。显然,这是更重要、更现实的问题。

经国务院批准,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3年7月20日起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消息传来,在钢铁流通领域引起一定的反响。此举对钢铁供应链的融资状况有何影响?对国内钢材市场是否利好?成为钢贸业关注的热点。  一些经营者及业内人士认为,钢铁业和钢贸业都是资金密集型的行业,资金投放大,且都遇到融资难度大,融资成本高、企业资金紧的问题,这与银行贷款机制有着直接关联,这次央行决定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由金融机构根据商业原则自主确定贷款利率水平。这对于钢铁供应链相关企业,对于钢材市场无疑是一个利好。  据央行的决定,取消金融机构贷款利率0.7倍的下限,由金融机构根据商业原则自主确定贷款利率水平。取消票据贴现利率管制,改变贴现利率在再贴现利率基础上加点确定的方式,由金融机构自主确定。对农村信用社贷款利率不再设立上限。为继续严格执行差别化的住房信贷政策,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个人住房贷款利率浮动区间暂不作调整。  这些举措都与钢铁供应链上的相关企业都有着切身的联系,上游的钢铁生产企业,下游的钢材终端用户,以及从事钢材流通的广大贸易企业,都遇到银行的贷款制约问题,尤其是钢贸行业,贷款难、成本高的问题十分突出,一度银行曾对钢贸企业收紧贷款,甚至停止贷款,因而资金紧缺,一直严重困扰着钢贸企业,不少钢贸公司因资金问题出现生存危机,有的倒闭,有的转型,退出钢贸圈。  那么,这次央行决定取消贷款利率管制,取消金融机构贷款利率0.7倍的下限,由金融机构根据商业原则自主确定贷款利率水平。这对于钢铁供应链的企业来说,是否意味着贷款成本可以下降。对此,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真正能受益于取消利率0.7倍下限的企业会很少,可能只有极少数的央企、国企会以相比过去更低的成本,获得贷款。”  “很少”总比没有好,如果此举会使一批属央企、国企的大型钢铁企业能够以“相比过去更低的成本,获得贷款。”这也是一件好事。  对此,钢铁业人士认为由于钢铁行业负债率已经很高,此举对钢铁行业会有很大影响。总体来说取消贷款利率限制是好事,具体到钢铁行业来说,由于整个行业负债率已经非常高,甚至达到69%,影响会非常大,“贷款利率自由浮动的话,下行的话对钢铁业的资金面就会比较宽松,但是利率上行的话钢铁业就危险了”。综合来看,此举对钢铁行业是好是坏需要走着瞧。  确实,钢铁企业普遍贷款多、利率高、规模大,尽管钢铁行业的资金链普遍紧张,但是当前最重要的问题不是资金来源的问题,而是资金管理的问题。另外,从市场层面来说,也要看此举会否影响国内投资建设的加快等,如果有传到效应的话最终也会给钢铁带来好处。  不过,一些钢贸企业对此举并不盲目乐观,认为钢贸企业的融资难,成本高的问题不可能因取消贷款利率管制而得以缓解,这种局面一时间改变不了,“以前规定一年期的贷款利率最低按照0.7倍下浮,但在现实中,几乎没有任何一家银行的贷款利率会这么低,这也意味着贷款利率下限的管制实际上并没有多大的效力。”  再有,银行对钢贸企业的贷款控制非常之严,迄今为止没有放松对钢贸行业贷款的口子,一般的钢贸商很难从银行得到贷款,尤其是在一些钢贸企业采用重复质押手段向银行骗取贷款事件发生之后,银行对钢贸企业的贷款“存有戒心”,严防坏帐风险。  尽管如此,一些钢贸商和业内人士认为央行取消贷款利率管制对国内钢材市场是个利好,为拉动钢材需求而注入动力。央行的4项决定,其意义很大,且对钢铁需求亦息息相关。全面放开贷款利率管制后,金融机构与客户协商定价的空间将进一步扩大,有利于促进金融机构采取差异化的定价策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有利于金融机构不断提高自主定价能力,转变经营模式,提升服务水平,加大对企业、居民的金融支持力度;有利于优化金融资源配置,更好地发挥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作用,更有力地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  这对钢铁供应链的下端,即下游的钢材终端用户来说,将会得到银行的支撑,加速这些实体经济的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从而使这些用户增大钢材的需求,从这一视角看,对于国内钢材市场是一大利好。  此外,央行的此次决定,还有一大意义就是激活农村金融资金,央行在决定中有一条就是“对农村信用社贷款利率不再设立上限。”一些业内界人士相对贷款利率下限的取消,更多的是关注对农村信用贷款利率上限的取消,而提高贷款利率有可能会增加农信社投放三农贷款的动力。  银行界人士也提到,农村信用社是农村金融服务的主力军,不再对农村信用社贷款利率设立上限,有利于农村信用社按照收益覆盖风险的原则自主定价,提高发放涉农贷款的意愿;有利于增强农村信用社满足多层次涉农贷款需求的能力,提高涉农贷款资金的可得性。  对于钢铁业和钢贸业来说,农村是钢材需求的潜在大市场,对三农贷款动力的增强,加速三农建设,无疑拉动钢材需求。诸如,农村的乡镇基础设施建设,水利、公路、农机,都需要钢材,随着三农的融资环境改善,银行支撑三农发展,带动钢材消耗,因此对钢材市场同样是一大利好。  钢铁业一些专业机构分析认为,央行决定取消贷款利率管制,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将有利于降低地方政府平台的融资成本,有利于部分债务较高的央企(如铁路总公司)解困,对银行整体贷款利率水平的影响不大,而对建筑钢材市场需求释放将有一定的带动效应,有利于钢材市场平稳向好运行。

推荐阅读 一穷二白如何发财

微信号里寻财富,jrjmoney有思路!…

领航中国金融创新发展论坛 施用调包计交退钱一倒腾 百元真钞变假钞
住房公积金贷款能省钱 住房贷款办理指南 红包大战阿里呛声腾讯
为何金额一日三改 央行公布社会融资规模存量 终结纷乱时代
信用卡被异地盗刷储蓄卡安全再敲警钟 年终奖想生崽崽 不妨买理财产品“炒股”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对绝大多数实体企业来说,它们从银行获得的资金支持,真正的负担并不是来自于利率的高低,而是来自于利率之外的不规范行为。如存贷挂钩、缴纳贷款保证金、高比例配备承兑汇票、搭售理财产品等,这些方面给贷款企业增加的负担,大多可能达到法定贷款利率的50%以上,中小企业更是高出一倍以上。

更重要的,如果银行在执行央行新政过程中,以所谓的风险控制为借口,进一步抬高对实体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贷款门槛,将多数企业堵在银行的大门之外,新政又有多大意义和作用呢

经国务院批准,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7月20日起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主要内容包括取消金融机构贷款利率0.7倍的下限,由金融机构根据商业原则自主确定贷款利率水平;取消票据贴现利率管制,改变贴现利率在再贴现利率基础上加点确定的方式,由金融机构自主确定;对农村信用社贷款利率不再设立上限等。

毫无疑问,这是走向利率市场化的重要一步。虽然放开下限是最容易实施、也是敏感度和震动性相对较小的一种改革举措,表现了央行积极、稳妥、谨慎的改革思路。但是,不管怎么说,能够迈出这一步,也已经相当不易。

比较一致的观点是,央行此举,最大的受益者应该是实体经济,也可以认为是对金融“国十条”的积极响应和及时呼应。

那么,此项措施能否如外界所期待的那样,与金融“国十条”连袂,给实体经济和实体企业的发展带来新的希望、注入新的活力、发挥新的作用呢?

正面作用与影响是毫无疑问的,也是不容置疑的。关键在于,到底能产生多大的正面作用与影响,是否能够从根本上解决实体企业融资难、融资成本高的问题。

事实上,对实体经济和实体企业来说,在融资问题上,首先要解决的是难,然后才是高。也就是说,难的问题不解决,高的问题就不可能解决。反过来,高的问题解决了,难的问题也就不存在了。

放开贷款利率下限,从表面看,可以降低贷款企业的负担。但是,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有多少企业能够得到银行下浮利率的优惠,得到利率下浮优惠的又都是些什么企业。显然,这是更重要、更现实的问题。[全文阅读]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相关文章